1459章 追悼会 (求月票) - 特种兵在都市

1459章 追悼会 (求月票)

杨洛他们一品中国住了下来,就这天晚上,央视晚间闻播报了李长荣逝世消息,治丧办公室发言人发布讣告。(百度搜索更新更快..)而就这时,因为降不降半旗治丧委员会中南海二号会议室发生了争执。 主席扫视下面一眼,看向军委副主席张敬国:“老张,你说说!” 张敬国沉思着说道:“这个事情要慎重考虑啊,自从9年国旗法颁布以来,我们老一辈革命家以及领导人去世都降半旗,大概有十几位。但98年之后,规格提升了很多,就连元老薄厚清、荣世珍、任内去世黄远同志都没有降半旗。” 主席看向迟浩源:“老迟,你说说。” 因为前一段时间迟家和李家斗得很厉害,这么重要事情上,他一直没有发表意见,免得被人诟病。 “我同意敬国同志意见,这个事情一定要慎重考虑。” 这话说了等于没说,主席也知道迟浩源心里想什么,微微点头,看向其他人,后落了齐老身上。 “齐老,您说呢?” 齐老一直靠椅背上,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想什么,听到主席话睁开眼睛,轻声说道:“我看半旗就不要降了吧!” 安老也点头:“这个事情就这样吧,大家不要争了。” 两位元老定了调子,其他人也不说什么,总理说道:“下面大家还有什么意见没有?” 常务委员会委员长高庆泽说道:“追悼会第一会场放八宝山,规格是不是低了点?是不是应该挪到人民大会堂?” 主席说道:“这是李长空和李振达同志要求,而且住所内也不再设灵堂。本来他们还希望低调从简一些,但李长荣同志一生都奉献给了国家,追悼会规格不能低了。”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,因为李振达要上位,但李长荣死,让他上升机会变得模糊不清,所以他才要求追悼会低调从简,把自己高风亮节一面展示给所有人看。 高庆泽点头:“我没有问题了。” 总理看向其他人:“大家还有意见没有?” 其他人摇头:“没有了!” 主席问道:“灵堂布置怎么样了?” 卫庭说道:“已经布置完成!” 总理点头说道:“李长荣同志党和国家历史发展中特殊功绩,以及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共同愿望,现决定从明日上午十时起,中央、全国人大常委会、国务院、全国政协、中央军委八宝山隆重举行李长荣同志追悼大会,李长荣同志治丧委员会委员,中央党政军群机关各部门和首都各界代表,生前友好,家乡代表参加……时间为三天。” 东城区区政府一号住宅楼,陈启龙看着晚间闻,里面正播报李长荣去世消息。这个家伙脸不停变换着,不是因为李长荣去世,而是因为刚刚接到东城分局电话。他宝贝儿子陈立被一帮人绑架了,对方还留了名字,叫杨洛。并且还告诉他,让他明天拿着二十万去八宝山赎人。 这把他气得够呛,把打来电话东城分局副局长骂得狗血淋头,并命令分局限期破案,把人完好救出来,然后就摔了电话。可当他坐下来冷静之后,突然觉得杨洛这个名字很耳熟,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是谁了,急忙拿起电话又打给分局,问清楚前因后果之后傻眼了,吩咐分局不要有什么行动。 其实他不说,分局也没有胆量去找杨洛麻烦。没有人是傻子,他是区长不假,但只要不犯错误,得罪他陈启龙又能怎么样?可得罪杨洛就不一样了,那个家伙从来不按规矩出牌,后果一定会很惨。 就陈启龙心里大骂那个不成器儿子时,他老婆柳慧枝卧室里走了出来,见到陈启龙脸色不对,问道:“这又是怎么了?谁惹你生气了?” 陈启龙冷哼一声;“还能有谁,是你儿子。” 柳慧枝不满说道:“是我儿子,难道不是你儿子?” 陈启龙说道:“还真怀疑他是不是我儿子。” 柳慧枝一瞪眼:“陈启龙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给我解释解释。” 陈启龙没好气说道:“什么意思?都是你养好儿子,整天无所事事,到处惹是生非,我说他两句你就护着。现好了,惹出大祸了,弄不好,他下半辈子就得轮椅上度过。”说完怒声一声,“真是慈母多败儿。” 柳慧枝听了,脸色突然变得苍白,焦急问道:“小立怎么了?他怎么了?你倒是说话啊。” 陈启龙拿起茶几上烟点了一根,然后一口接一口抽着。 柳慧枝一跺脚,把陈启龙手里烟抢过来扔地板上:“你哑巴了?小立到底出什么事了?你想急死我啊。” 陈启龙揉着有些隐隐发痛脑袋:“你儿子被绑架了,对方要二十万赎金。” 柳慧枝一声尖叫,怒声吼道:“谁?谁这么大胆子,敢绑架小立,你报警没有?” 陈启龙看着自己老婆,叹口气说道:“报警也没有用,警察根本就不敢去找那个绑匪。” 柳慧枝没听明白:“你说什么?警察不敢找绑匪?什么意思?” 陈启龙说道:“意思是,那个绑匪来头很大,大到就连我都招惹不起。” 柳慧枝加迷糊了:“老陈,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,一个犯罪分子而已,至于让他们这么怕他吗?” 陈启龙苦笑一声,把事情说了一下:“知道了吧,你儿子这次招惹了谁。而且还是李副主席去世时候,如果一个处理不好,事情闹大了,我这个区长都有可能受到处分,以后就不用想往上走了。” 这下柳慧枝可真怕了,坐到陈启龙身边,死死抓着他胳膊:“那我们给钱,不就二十万嘛,我们给。” 陈启龙说道:“只能这样了!”二十万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作为一个区长,怎么可能没有黑色收入,只是多少问题。 第二天,天刚刚亮,杨洛他们就起来了,李季同安排了早餐,等吃饭之后已经早上七点多。 李季同和周梅换了一身黑色衣服,看着杨洛他们说道;“你们就穿着这一身去?” 杨洛说道:“我衣服贝音瑶那,她会给我带过去。”说完看向卫华和小七他们,“你们呢?” 卫华说道:“去买!” 杨洛看了看时间:“那就走吧!” 郭雨竹问道:“你们去哪?” 卫华拉着郭雨竹说道:“跟我去参加一个长辈追悼会吧。” 郭雨竹一愣,有些迟疑说道:“这样不好吧!”参加长辈追悼会,这样隆重场合带她去,那就等于去见家长,她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呢。 卫华笑着说道:“没有什么不好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然后拉着郭雨竹就往外走。 李季同看了杨洛一眼,轻声说道:“卫老头会同意他们一起?” 杨洛微微一笑:“你跟周梅一起,难道就不怕你家老爷子不同意?” 李季同说道:“我是什么情况,你也不是不知道,我家里老爷子见到我把这么一个漂亮儿媳妇带回去,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可能会反对。” 杨洛说道:“虽然卫华跟你不一样,但那小子就是属驴,只要认定事情,八匹马都拉不回来。我敢保证,要是卫老头反对,那小子绝对会拉着郭雨竹一起消失。” 宋俊东笑着说道:“对对对,就像我跟乐蓉一样,大不了跑路,外面躲个几年,现不也是挺好吗!” 李季同一翻白:“瞧你们那点出息!” 宋俊东不屑说道;“李哥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我们这也是为了爱情而革命到底。” 一群人说着出了一品中国,上车之后直接去了商场,那里杨洛跟沈光、龚俊超他们分开。 郭雨竹看着自己身上黑色套装,迟疑说道;“华子,我还是不要去了吧。” 卫华说道:“去,必须去。” 杨洛走过来说道:“去吧,不管怎么样,先去见见他家老爷子。” 郭雨竹点头:“好吧!” 卫华笑了:“这就对了!” “叮铃……” 杨洛电话响了起来,拿出来一看是贝音瑶打来,按下接听键,听筒里传来贝音瑶声音。 “你哪?” 杨洛说道:“我马上去八宝山,你现哪?” 贝音瑶说道:“我跟阿姨一起,正去八宝山路上。” 杨洛说道:“山下等我。” “好!”贝音瑶答应一声,然后挂断电话。 杨洛把电话收起来,挥了下手说道;“走吧!” 此时八宝山已经人山人海,黑压压一片,除了一些好热闹老百姓,全都穿着黑衣,就连里面记者都一样,黑衣素面。 杨洛山下跟贝音瑶会合,然后就车上换了衣服,而这个时候宋俊东也接到了乐蓉电话,时间不长,乐蓉赶了过来,一群人并没有开车,而是步行上了山。 追悼会现场,几名佩带黑色袖标人员笔直站灵堂外,而灵堂上方悬挂着三朵用纱缦扎成黑色挽花。 现距离追悼会还有十多分钟,所人都站外面等待。这时一个由黑色奥迪组成车队缓缓驶了过来,直接停了灵堂外,李正捧着李长荣遗像下了车,接着是李长空、李振达还有其他家属车上下来。 李正刚想走进灵堂,就看到站不远处杨洛,脸色顿时变了,冷冷哼了一声。 李振达顺着李正目光看过去,脸色也变了一下,一拍李正肩膀,轻声说道:“进去,这个时候不要惹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