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14章 狗急跳墙 (求月票) - 特种兵在都市

1514章 狗急跳墙 (求月票)

刘丽华说道:“不急他们就得去要饭。” 刘丽华也好,阎涛也罢,包括关海洲,他们怎么也想不到,事情会发展成这样。而通过这件事情,对那个神秘老板的能量,又有了新的认识。 耿越看向关海洲:“房子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 关海洲说道:“已经租好了,就在松花江边上,三层别墅,暂时做办公用地够用了。” “嗯!”耿越嗯了一声:“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,明天你们就收拾一下,回去过年,初五回来就行。” 刘丽华说道:“我不回去了,那些小混混天天过来捣乱,你一个人在这里,我不放心。” 阎涛和关海洲也说道:“我们也不回去,现在那些建材商急着跟我们合作,姜吉有可能会狗急跳墙,我们两个男人走了怎么行。” 事情发展到现在,有点脑子的人,都会把这事悄悄放下,可姜吉会吗?当然不会,否则金龙公司借助此次事件,不但打击了他,还震慑了一些官场上的宵小之辈,进而让金龙公司声势大涨。这样的事情,绝对不是姜吉想看到的。 可姜吉还有后手么?当然有,对于一个衙内,在商界以近乎土匪一样姿态横行的人来说,除了官面上的手段之外,还有一些黑暗的东西可以用。 耿越微微一笑:“现在我们跟姜吉的较量,已经不是钱的问题,而是面子。他在这里嚣张惯了,那些建材商想跟我们合作,他丢了面子,怎么可能不找回来……这次他输了,更高层面上的较量,他还没有那个能力,除非他老子出面,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,剩下的也就是用那些下三烂的手段。” 关海洲说道:“就是下三烂的手段,才防不胜防,所以我跟阎涛不能走。” 耿越也没有在说什么:“初二老板就会过来,姜吉翻不起什么浪花了。” 刘丽华三个人听到神秘老板要现身,一个个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。这一段时间他们是真的太憋屈了,有火都没地上出。 就在酒店最顶层的一间豪华办公室内,三名中年人一名青年脸色阴沉的坐在那里。 青年也就三十四五岁,穿着一身白色西装,脸上带着近视镜,不长不短的头发,让他的脸看起来非常秀气,而隐藏在镜片后的眼睛,却不时闪着他这个年龄少有的睿智。 “钱总,我们把酒店交给你,就是看到了你在商业上的能力,可现在却给我们惹出这么大的麻烦,你让我回去怎么跟老爷子交代?” 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人一挥手:“小峰,这个也不能怪老钱,姜吉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,如果老钱不答应,估计以后酒店的麻烦会接连不断。” 两外两名中年人没有说话,小峰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了一根:“我不是怪钱总,毕竟他才是最大股东,但在这个事情上,是不是应该先跟我们商量一下?”说完看向钱总,“要不是法院的一个朋友告诉我,我们都还蒙在鼓里,你不觉得这个事情做得很不地道吗?” 这时一名身材比较魁梧的中年人点头说道:“老钱这个事情办的确实不地道,毕竟酒店不是你一个人的。万一最后的结果超出想象,损失谁来承担?” 钱总坐在办公桌后面,脸色越来越阴沉:“我不认为这是什么麻烦,法院那里姜吉打了招呼,我们在打点一下,难道这个官司我们还会输?” 小峰冷声说道:“钱总,有一句话说得好,不是猛龙不过江,你是个老江湖了,你怎么不想想,人家既然敢跟姜吉扛上,那就证明根本就不在乎他。”说到这抽了口烟,“不要小瞧天下人,中国大着呢,哈尔滨只是一偶之地,他姜吉可以在这里一手遮天,但外面能一巴掌拍死他的人多得是。” 小峰说完站起身向外走去:“我家老爷子让我给你带个话,我们是正经生意人,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能参与的,我们也没有那个资本去参与。不管这件事情结果如何,最后都有你一个人承担。”当他打开门的时候,突然停下脚步,“对了,在告诉你们一个消息,拒绝跟金龙公司合作的建材商,现在都蹲在墙角哭呢。” 办公室内的四个人同时一愣,那名身材矮小的中年人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 小峰回头看了钱总一眼,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笑意:“钱总自己去打听打听,这个消息应该很容易探听得到。”说完走出了办公室,然后脸就沉了下来,“没有调查清楚对方,就敢对人家下手,真是个蠢货。” “啪!” 姜吉在客厅来回踱着步,也不知道摔碎了几个杯子,但是摔得再多也不能发泄他心中的怒火,而他的脸也阴沉的能拧出水来。 这个家伙不是没有心机,也不是说那些建材商“背叛”他,他就没有办法对付金龙公司了。只是那些建材商不顾他的警告,卷了他的面子,这是最重要的。而通过这次较量,他也知道,金龙公司不是他想捏就捏的,可他并不认为,金龙公司背后的那个人能把他怎么样,因为这里是他的天下。 可能是因为这么多年嚣张跋扈惯了,又顺风顺水,所以才养成了这种目中无人的性格。 “啪!” 当他走到酒柜前的时候,忍不住又拿起一个酒杯摔在地上,嘴里骂骂咧咧,臭婊_子,骚_货的不知道把耿越骂了多少遍。 姜吉走到沙发前坐下,抓起电话拨了一窜号码,对方很快接通。 “姜少!” 姜吉阴冷的说道:“明天多找点人,见到金龙公司运送建材的车就给我砸了。还有,派人盯着那些建材商,谁敢跟金龙公司的人接触,给我好好教训他们。” “放心吧,姜少,事情我一定给你办好。” 姜吉说道:“告诉下面那些兄弟,只要把事情做好了,我绝对不会亏待他们。但有一点,出了什么问题我都可以担着,但不能提起我的名字。” “知道,我会警告他们!” “嗯!”姜吉满意的嗯了一声,“那就这样吧。”说完挂断电话,“妈的,居然敢把我的话当放屁!” 第二天,冰雅萱起来之后,看着操场上的杨洛愣愣的发了会呆,然后没有打招呼,跟着曹慧云上了车离开。 杨洛抬头看了一眼冰雅萱的车,然后又把目光投向面前的女兵们。 “宋小乔、龚红月、郑航琪、余敏、黄思慧!” “到!” “出列!” “是!” 五个人踏前一步,笔直的站在那里。 韩伟光喊道:“郑航琪!” “到!” 韩伟光说道:“跟我来!”说完跳上一辆越野车。 郑航琪上了车才发现,后面放着二十多支世界上最先进的狙击步枪,她明白了,从今天开始,她会有一个新的名字,狙击手。 李涛喊道:“宋小乔!” “到!” 李涛说道:“跟我来!”说完也上了身边的一辆越野车。 宋小乔上了车后,也看到了后面堆着的各种枪支,最多的还是手枪。 龙鑫喊道:“余敏!” “到!” 龙鑫说道:“上车!” “是!” 龙鑫开的是卡车,后面装的除了炸药就是各种地雷、手榴弹。 许航喊道:“龚红月!” “到!” “跟我来!”许航带着龚红月也上了身边一辆越野车离开。 “黄思慧!”戴恩恩嘴里的棒棒糖消失了,小脸紧绷的喊了一声。 “到!” 戴恩恩说道:“跟我去信息处理中心!” “是!” 黄思慧跟着戴恩恩离开,宋唯小丫头屁颠屁颠的跟着跑了。 杨洛说道:“疯子,带她们继续训练!” “是!”疯子答应一声,喊道:“立正!” 女兵们一挺胸,疯子喊道:“还有八天的时间就要过年了,而这几天我们该教给你们的东西都讲得差不多了,那么在过年前的这八天,除了体能训练之外,就是要把我们所讲的东西进行实践。” 疯子说到这喊道:“向右转,跑步-走!” 看着疯子带着女兵离开,杨洛对着鬼狐说道:“从今晚开始,你就教她们易容术。” 鬼狐点点头:“易容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學会的,而且这也需要天赋。还不如教她们學习化妆术,毕竟她们都是女孩子,學起来会容易很多。” 杨洛问道:“易容术和化妆术有什么不同?” 鬼狐妩媚的一笑:“易容术的难度在于性别的转换,需要变声、形体、模仿等等,很多东西的训练,还有硅胶面具制作,没有美术功底的人做不了。相比起来,化妆术就简单了很多,只要有假发和化妆品,我就能让她们变换出不同的脸。” 杨洛笑了:“可以,但你不想找个徒弟吗?” 鬼狐翻了个白眼:“得寸进尺!”说完又扑哧一笑,“如果她们之中有这种天赋的,我会毫无保留的交给她们。” 杨洛点点头,看向血天使:“每天下午,你教她们冷兵器的运用手法。” 血天使淡然的说道:“我练了二十多年,你认为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,她们能达到什么程度?” 杨洛说道:“我只需要,她们能熟练的拿刀杀人就行。” 血天使点头:“我尽力!” 杨洛又对着红叶说道:“每天晚上,你要对她们进行追踪术和伪装术的对抗训练。” 红叶说道:“没有问题!” 杨洛看了看时间:“走吧,我们去吃饭。” 那些军校的學员正在食堂吃饭,梁荣还有胖子他们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,五个人脸色苍白,眼窝深陷,就是坐着,都感觉到浑身无力,轻飘飘的发软,看来红叶的药很猛。 “妈的!”梁荣骂了一声,“那个臭女人,等过两天我恢复了,一定要让她好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