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8章 风起 - 特种兵在都市

1648章 风起

杨洛问道:“你跟华子在一起?” “没有!”小七的语气就像独守空闺,好久没有被开荒的怨妇,“那帮家伙谁也不出来,我也只能一个人呆在酒店。” 杨洛说道:“再给你老子打个电话,再提醒他一次,不要回来。告诉他,该表态的时候就要表态,千万不要犹豫。” 小七疑惑的说道:“表什么态?” 杨洛说道:“你告诉他,他就明白了!” “好!”小七挂断电话。 杨洛沉思了一下,又拨了一串号码。 韩斌坐在办公室里,靠在椅背上仰着头,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屋顶。而他夹在手指当中的香烟一直在燃烧着,烟灰挂了半截,显然这颗烟点燃之后,他一口没吸。 他到北京有一段时间了,工作展开的很顺利,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困难。无论是李正农还是书记杜鹤轩,都非常配合他工作。这他心里也明白,李正农是因为事不可为,暂时的蛰伏,在等待机会。而杜鹤轩是真的配合他,对他是知无不言,言不不尽,有什么事情经常提醒他,这让他非常感激。 可这里是京城啊,权利的中枢所在,水太深了。就像这次高家的事情,让他摸不到头脑。要说到了他这个级别,无论是什么事情,即使猜不透里面的关键,也能摸清一丝脉络,好做出对自己有利的决定。可现在他却两眼一抹黑,仿佛置身在雾气茫茫的大海当中,能清晰感觉到相当凶险,一个不好就会葬身大海,可就是看不清前面的路。他有心去请教杜鹤轩,就在昨天的例行会议中,他注意到杜鹤轩神情也相当疲惫,开会的时候神思不属,眼里流露着迷惑。这让他打消了请教杜鹤轩的决定,恐怕杜鹤轩也看不透啊。 韩斌的手一哆嗦,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,烧到了他的手指,被他扔到了地上。接着一声长叹,站起身面对窗户。就在今天早上,他敏锐的嗅到,今天整个京城的气氛更加压抑了,让他有一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。 “叮铃……” 不是办公桌上的电话,而是私人手机铃声响了,这让他一愣。知道这个号码的人不多,都是自己非常亲近的人。当他拿出来一看,笑了,脸上凝重的表情突然消失,变得非常轻松。其实他等待这个电话有几天了,也只有这个神通广大的家伙,才能给他指点迷津吧。 韩斌按下接听键,听筒里传来杨洛的声音:“老韩,这么长时间了,我还没恭喜你呢。” 韩斌爽朗的一笑,这让办公室外的秘书还有无意中听到的人都很奇怪。这几天谁都能感觉出来,韩市长心情并不好,今天怎么了,这么高兴? 韩斌收起笑声,说道:“我现在没有喜,只有惊,可谓是惊魂不定啊。” 杨洛说道:“送你几个字,坚定不移,支持中央任何决定。” 韩斌心里一动:“明白了!” 杨洛说道:“你通知上海方面,怎么做,你们心里应该清楚!” 柯衍眉头紧皱的坐在办公室里,姜建棋和左景峰的事情还没有结果,不过他在中1纪委也不是两眼一抹黑,探听到的消息是,两个人的问题很严重,尤其是左景峰,下半辈子可能就得在监狱里度过了。至于两个人的位置有谁来接替,他只有提议权,最后是谁还得看中组部的决定。他也没有在关注这个事情,只是前天接到小七的电话,让他突然提高了警觉,就是因为那个电话,是杨洛让小七打来的。当他想通过以前京里的关系打听消息时,让他没想到的是,他什么都没有得到。 就在今天早上,京里传出来消息,虽然这只是小道消息,但通知他消息的这个人,级别虽然跟他差了一点,但绝对是个实权人物,而且也是一个大家族的接班人,他绝对相信这个消息的真实性。老人家病了,而且很严重。 当时他就决定回京,说到底他也是京里出来的干部。最重要的是,他父亲活着的时候,跟老人家的关系一直融洽,他这个晚辈怎么也得回去看看。可刚才又接到了小七电话,再一次提醒他,不要回京,而且还是杨洛让小七打回来的。这让他感觉到,事态可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样简单,里面肯定有他看不明白的东西。尤其是最后告诉他,该表态的时候就要表态,什么事情需要他这个远离京城的人表态?琢磨了半天,终于明白了,问题可能出在高家。虽然还不清楚,高家的事情跟老人家病了有什么关系,但出于对杨洛的信任,还是决定看看事态的发展,暂时不回去。 “啪啪啪……”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,接着门被推开,余建生走了进来,笑着说道:“书记,我办公室的茶没了,到你这里打打秋风。” 柯衍当然知道,喝茶只是余建生的借口。只是他很奇怪,没有重要的事情,余建生是绝对不会亲自跑到他办公室来的。 柯衍呵呵一笑:“你呀,没有事是绝对不会跑到我这里的。” 余建生拿出烟递给柯衍一根,然后坐在沙发上。这时柯衍的秘书端着茶杯走了进来,恭敬的说道:“余省长,喝茶!” 柯衍又是一阵哈哈大笑,打趣的说道:“小李,一会你把茶叶给余省长包点带走!” 李宇眨了眨眼睛,笑着点点头:“好,我这就准备,保证让余省长喝半年。”显然,在外面他听到了余建生的话。 余建生苦笑一声:“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!” 李宇哪敢接话,笑着退了出去,顺手把门带上。 余建生哪有心情喝茶,开门见山的说道:“书记,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吧!” 柯衍恍然,但还是装糊涂的说道:“老余,什么我就知道了,你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。” 余建生才不信柯衍没有听明白他的话,只是柯衍跟他装糊涂,他也没有办法。 “老人家病了,不知道你有什么打算!” 柯衍脸色一变:“你说什么?”说着猛然站起身,“老人家病了?你在哪得到的消息?” 余建生非常郁闷:“今天早上接到一个老朋友的电话,这个消息应该可信。我准备去京里,你去不去?” 柯衍的脸色不停变化着,一句话也不说,只是默默坐下来,沉思了半天才说道:“你也知道,我这几天有多忙,等忙完了,我在去。” 精光在余建生眼里一闪,岔开话题,两个人又聊了一会,然后起身告辞。 省委和省政府只有一墙之隔,余建生回到办公室后一阵沉思。柯衍这个老狐狸一直在跟他演戏,这让他对去京城的事情提高了警惕。 柯衍可是在京里出来的,在京城的关系错综复杂,对京里的局势把握,他比不了。可老人家病了,他却找借口不回去,这里面要说没有问题,打死他都不信。 这时他的秘书敲门走了进来:“省长,机票已经订好了,明天上午的。” 余建生抬起头说道:“机票退了!” “啊?”秘书一愣,紧接着说道:“好,我马上推掉!”说完走了出去,心里很是奇怪。在去见书记之前,省长还郑重交代他,一定要明天上午的机票,事情肯定很重要。怎么见了书记之后,就改变主意了? 上海,汪民生当然也接到了老人家病了的消息,并且沈向楠还亲自过来找他,两个人谈了一个多小时,都觉得这个事情没那么简单,所以静观其变。而沈向楠还没有离开,就接到了韩斌的电话。 沈向楠看向汪民生:“老韩的?” 汪民生放下电话点点头,沈向楠问道:“说了什么?” 汪民生沉声说道:“坚定不移,支持中央任何决定!” 沈向楠沉思了一会,突然眼睛一亮:“看来我们的猜测是对的,风已经起来了,就是没想到,连老人家都出面了。” 汪民生说道:“我们该准备准备了。” 沈向楠点头,站起身说道:“我马上回去,准备一下!” 而此时的北京,居然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。现在是三月末,这场雨下得比以往早。虽然不至于像梅雨那般缠mian不休,但其中夹杂着的格外冰冷的寒意,还是让撑伞走在雨地里的行人,下意识地收紧衣领。 杨洛看着车外从天飘落的细雨,算算时间,距离任务的时间不到半个月了,也该让他们集合了,而且有些事情他还得抓进做啊。 “在想什么?”贝音瑶开着车,歪头看了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杨洛一眼,问道。 杨洛轻声说道:“我又该走了!” 贝音瑶眼神一暗,没有在说话。 “叮铃……” 贝音瑶的电话响了,急忙戴上耳机,传来童童的声音:“小姨,我好无聊啊,想出去玩。” 贝音瑶冷哼一声;“老实在家呆着,不许出去,要是你出去,明天就回上海!” “你跟小姨夫出去玩,亲亲我我,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,还不让我出去,好过分。”说完挂断电话。 贝音瑶无奈的摇摇头:“这丫头!”接着看了一下时间,“现在还有点时间,我陪你去买两件衣服吧。” 杨洛低头看了看,笑着说道:“好!” 贝音瑶一打方向盘,拐上另一条路,很快到了一个购物商厦。两个人下了车,走进商厦,坐着电梯上了五楼服装专卖区,然后就听到一个非常熟悉而又嚣张的骂声。 “妈的,给脸不要脸。告诉你,这件衣服不管是谁订的,老子今天买定了。你卖也得卖,不卖也得卖。”

上一篇   1647章 真相

下一篇   1649章 脑残的李潇